赴日工作全面啟動——規劃一張你的日商工作職涯表

我想赴日工作!

「你想嗎?

你是真的想嗎?」

「那就去吧!」

帶你認識自己後勇敢跨出赴日第一步!

赴日工作——替自己賺進海外工作經驗,其他可以先拋下

台灣赴日工作人數:寫進數字裡的答案

曾幾何時,「赴日工作」四個字已經慢慢寫入台灣年青人腦中,每年赴日工作人數隨著一波波的畢業潮直線往上攀升。大家對赴日工作隨著一齣齣回溫式火紅日劇的播放、廉價航空帶起的輕鬆旅日潮、一間又一間進駐百貨的日本品牌等等漸進式注進台灣的日本日常而生成了很多嚮往,「到日本工作」這件事幾乎讓我有四五年前大家紛紛出走澳洲賺第一桶金的既視感。

工作人數超越了留學人數

可以看到下表,台灣人以2018年整年的在日比例與人數為60,684人,相比去年硬生生增加了7個百分點。

此外,2018年工作人數已達10,564人,不只正式超過2018年的留學人數,相較2012年的1,367人,六年間足足成長了7.7倍。

平成30年外國人人數比例

國籍 人數 占比
中國 764,720 28%
韓國 449,634 16.5%
越南 330,835 13.1%
菲律賓 271,289 9.9%
巴西 201,865 7.4%
尼泊爾 88,951 3.3%
台灣 60,684 2.2%
美國 57,500 2.1%
印尼 56,346 2.1%
泰國 52,323 1.9%
其他 396,946 14.5%

資料取自法務省統計資料

2020奧運已不是新聞,2025危機才是!

這些數據告訴我們什麼呢?

根據日本媒體報導,2018年整年日本的缺工比率創下1973年以來的新高,平均一百位求職者就有160個職缺,預估到2025年,無法填滿的職缺將會突破五百萬個,因此也被稱為「2025年問題」。

面對這樣的危機,再看到接下來日本政府紛紛端出的政策,包含開放雙倍打工度假名額、放寬技能簽證來日工作標準、加強高度人才的宣導等等,聰明的你一定可以知道數據背後的答案,說穿了就是四個字——「需求迫切」。

日本沒有時間再等了,迫切需要人才的進駐,而我們也可以順著這波人才需求朝,大方進入。

用問題回答你「到底該不該辭職到日本工作?」

Q1:現在任職的公司待遇讓你不滿意嗎?

對,這家公司爛死了,真是倒霉我竟然在這樣的公司待了N年!(往Q2 )
也不是現在的公司非常討厭,就只是想去日本職場闖闖,那裡的薪資相對也比較高  (往Q4)

Q2:你想去日本工作的最主要原因是什麼? 

想近距離參加偶像的各種活動、第一時間接觸動漫資訊等等! (往Q4)
想進入XXX或是XXX公司,希望可以累積相關的工作經驗回國。 (往Q3)

Q3:要是沒辦法如期應徵上,有給自己設定停損點嗎?

有。(B型)
沒有,我會一直堅持努力下,可能先到其他公司找跳板,再繼續往目標前進!(往Q4)

Q4:你有一份日語以外,可以在日本賺錢的專業嗎?

我不是很確定,想先去試試看再說。(A型)
我有。(C型)

如果你是——

A型人:出發前再做點準備會更好——比較建議在台灣就先諮詢好仲介、全盤了解工作機會再出發會你會比較好。

B型人:還等什麼,你已經可以去了——你非常有自己的想法與計畫,想擺脫現在的生活沒有這麼難,就放心出發吧!

C型人:你這個人到哪都可以很優秀,最大罩門其實是下決定——你適應外在環境的能力很強,堅持是你的優勢,猶豫不決是你的弱點,決定好去或留就努力往前吧!

當一個人工智慧取代不了的人才:為什麼大家都來日本做設計

隨著ai技術日趨發達,許多傳統人力漸漸被智能ai取代,好比日本近年來積極推出的「機器人產業」——機器人飯店、機器人咖啡廳或者是全球都在悄悄推動的「無人商店」、「機器自助結賬」等等。

然而有樣東西是不容易被取代的——跟創造力相關的產業。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設計領域的外國人都紛紛來日本就職主要原因,美感很主觀,但絕對有機器取代不了的中心思想。

如果你恰巧是一名設計師,或者是正要踏入設計領域,未來有計劃赴日工作的人,那麼我會建議加強兩個方面的設計:

UI / UX設計,這部分最好加上程式語言

UI / UX設計是趨勢,再加上寫程式語言這項技能在身上,基本上到哪裡都不太需要擔心工作問題。而未來這方面的需求也只會直線上升。

3D建模設計

3D建模部分,在日本比起平面設計來說競爭者少了許多,需求量也就大了一點。這部分如果能有產品設計的基礎就更好了。

【小補充】如果你暫時對赴日工作沒有太多想法,雖然有設計能力,但不確定自己會來幾年,那建議先以服務業為切入目標!

想去日本的日商工作——該從哪裡切入

你的職涯規劃經理人:日本工作仲介

日本仲介公司多不其數,該從哪裡下手找公司?該怎麼找才不會碰到所謂的地雷?

大方向篩選的技巧有兩個:

  • 要收錢的先剔除

一般來說大型知名日本人材仲介不會向求職者收取佣金,若有標明要收取仲介費的話,可以先剔除掉該公司。

  • 直銷性推薦工作

若遇到溝通沒多久就瘋狂推薦各種求職者不感興趣的工作的話,這樣的仲介公司很有可能把自己的利益擺在求職者的利益前面,要格外小心。

願意雇用外國人的日本公司職缺都在哪裡

  • 台灣日本就職博覽會

這部分會有很多工作機會說明,現場也會配有仲介公司的攤位可以做諮詢。

  • 參加日本公司徵才說明會

有些日本公司會會透過仲介協助直接來台開徵才說明會,通常也配有翻譯,也是一個直接又安全的徵才管道。如:Neo Career點我連結

  • 跨海媒合機會

有些日本仲介公司有提供跨海媒合,不論人在台灣或日本都可以提供完整健全的服務,這邊要特別注意有沒有台灣當地合法政府認證。

參考推薦:《10大外國人專用免費求職仲介》(點我連結

我適合拿什麼簽證:自我分析第一步

隨著日本政府開放的在留資格愈來愈多,標準也跟著人才需求人大幅降低,各種資訊往往讓人看得一個頭兩個大,到底我該拿什麼簽證呢?

 

首先,得先有一個觀念——「簽證」與「在留資格」是兩碼子事。

許多即將赴日的朋友常常會不太清楚這兩者的差別,就這樣天真地一視同仁,後續有了申請的問題後更是花許多時間在修改調整。


究竟哪裡不一樣?快來研讀這篇日本簽證種類有哪些?我想去日本━━觀光、打工度假、留學、實習、工作、國際婚姻》(點我連結,讓自己少走點路,直達終點吧!

日商工作待遇好嗎?

「日商工作待遇是不是很好?」這句話常常出現,可以回答你是,也可以說不是因為日商有很多種,涵蓋範圍擴及食衣住行育樂各個層面,所謂的待遇更是因人而異。

然而不變的是,當我們挑選日商時,有幾個小技巧可以記起來:

 

薪資待遇

日本的生活費、房租、與稅收都較台灣高,因此在衡量待遇好壞時,建議用下面公式來和公司討論:

(台灣自己的理想薪資標準)×1.3~1.5=日本工作薪資

工作內容

是否為自己感興趣的內容以外,考慮這份工作內容是否具有未來性,或是長遠的職涯規劃上是否是有幫助。

企業文化

是間明明是日商,作風卻很先進的公司?還是包著外商皮,內為傳統日商骨的公司點我連結?根據不同企業文化的差別,會影響是否需要常加班,以及公司評價工作成效的制度,這也將會直接性地影響你的獎金分紅多寡啊。

公司福利

日商很大一個特色是——薪資或許看起來沒有比外商高,但是會提供很多幫你省錢的福利!

例如:提供住宿補助、股票獎勵金等等。

另外,根據行業種類的不同也會影響日本上班族年假點我連結的多寡(一般為12天-20天,有些製造業甚至可達24天)。

赴日工作職涯表:一張A4對折就好

赴日工作如果可以提早規劃一份時間職涯表,會讓你的職場進程更加順利。要怎麼規劃呢?以我自己的經驗分享其實一點都不難,非常的容易:

step.1 找個平心靜氣的週末
step.2 拿出一張空白A4紙,打橫放在桌上
step.3 長邊對折(成為一本市面上的A5書大小)
step.4 在左邊寫下「赴日後想做的事、完成的目標」
step.5 在右邊寫下「回國後想做的事、完成的目標
step.6 找兩邊的關聯性,用鉛筆連起來

結束,是不是很簡單呢?


所謂的職涯規劃表不一定是要甘特圖,不一定要做成像企劃書那樣精實有層次,其實愈簡單的呈現方式,愈容易實現

這份職涯表的重點就在於連結在日本做的事跟你多年以後(這裡思考方向暫不考慮多年是幾年,先以結果為主)「想在台灣做的事」有沒有辦法相互呼應、連結?

接著再從「在台灣做的事」往回推現在赴日要做的這些事「到底需要花我幾年時間」?

好比說,我赴日想做的事、完成的目標為:增加廚藝、挑戰從煎蛋都不會倒每天下廚;多年後在台灣想做的事是:出版中日料理紀錄的食譜書、辦一場演說。

這中間就有絕對性的連結,但是究竟得耗費我多久時間呢?除掉工作後我能在日本有多少時間去完成這個料理的夢呢?

又例如,我赴日想做的事、完成的目標為:進入大手企業參與行銷、了解日本企業都怎麼做商業的佈局與規劃;多年後在台灣想做的事是:開一間花店養老。

有看到這中間的連結嗎?就是經營與企劃要怎麼努力在日本就職的這段時間裡累積日式企業的做事態度、經營精神,甚至要怎麼累積到人脈資源才可以讓我未來在台灣得以自己開一間花店養老呢?

這樣的規劃雖然很直覺、很赤裸,但卻很有效,對我來說。

希望也可以給看這篇文章的你一點幫助。

畢竟人是目標性生物,有一個強烈的目標,會為此去追尋,至死方休。

結語

赴日工作——第一個是勇氣,第二個是實力

問問自己有踏出去的勇氣嗎?踏出家鄉的外國人就像是硬生生地被剝掉一層習以為常的襯衣,但隨之而來的是另一件愈穿會愈合身的衣服。

勇氣與實力,永遠都會是每個外國人在異地打拼,可以緊緊握在手心的無限能量。

Sherry Chen

喜歡聽雨聲,不喜歡下雨;崇尚事事較真,卻又對迪士尼毫無抵抗力;喜歡沒有嘴的貓——哈囉凱蒂,又極度厭惡草莓;喜歡浪漫,又衷情實際。以工業設計之名畢業,卻以平面設計師之姿來到日本。以學習日本美學為原意,卻走上國際婚姻一途;編輯過上百本書,永遠喜歡中文。一言以敝之——注定一生被設計耽誤的文字工作者。